当前位置:首页>行业资讯>行情动态>资讯内容

资源需求高涨 全球矿业或迎持续繁荣

发布日期:2015-08-27 查看次数: 1384 作者:本站

核心提示: “未来10~15年,全球能源、铁矿石、铜、铝需求增量将来自于印度和东盟国家,接续中国的需求,并将推动全球矿业的持续繁荣。2020年之后,随着印度、巴西等国家陆续进入工业化高峰期,全球资源需求将又一次高涨,资源价格会进入又一次上涨周期。当前,东盟正处于经济发展对矿产资源消费高度依赖和增速最快的阶段,有可能成为全球重要矿产资源需求的接替者,但需求不可能像中国那样拉动全球的消费。日前,中国

  “未来10~15年,全球能源、铁矿石、铜、铝需求增量将来自于印度和东盟国家,接续中国的需求,并将推动全球矿业的持续繁荣。2020年之后,随着印度、巴西等国家陆续进入工业化高峰期,全球资源需求将又一次高涨,资源价格会进入又一次上涨周期。

  当前,东盟正处于经济发展对矿产资源消费高度依赖和增速最快的阶段,有可能成为全球重要矿产资源需求的接替者,但需求不可能像中国那样拉动全球的消费。日前,中国国土资源经济研究院资源室主任陈甲斌接受中国工业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未来10~15年,全球能源、铁矿石、铜、铝需求增量将来自于印度和东盟国家,接续中国的需求,并将推动全球矿业的持续繁荣。2020年之后,随着印度、巴西等国家陆续进入工业化高峰期,全球资源需求将又一次高涨,资源价格会进入又一次上涨周期。

  全球大宗矿产资源储量呈增长态势

  陈甲斌介绍,随着过去矿业“黄金十年”期的发展,在勘查资金与技术等要素投入的驱动下,世界不断有新的重大矿床被发现,使以前没有商业价值的矿床能进行经济开发并利用,全球大宗矿产资源储量大多呈现增长态势。就目前探明的矿产储量,按当前的开采水平估算,全球绝大多数矿产的储采比均达到30%~50%。与此同时,技术进步全方位地拓展了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的范畴和空间,大量非常规能源、非传统矿产、共伴生矿、低品位矿石、难选治矿石、以前难以达到工业要求的矿床变得可以经济地开发利用,极大地提高了矿产资源的保障能力。

  实际上,全球矿产资源供应格局与资源禀赋直接相关,资源丰度相对较高的国家与地区,往往都是供应的主要聚集区。但是,主要发达国家得益于资源需求的相对平稳、二次资源的回收利用体系成熟,同时,出于保护生态环境等目的,资源供应量有趋减态势。不过,当前全球资源大国所生产的矿产品,正不断地通过贸易等途径流入发达国家及正在崛起的发展中国家,其中贸易流量中的增量,主要流向了发展中国家,使得全球铁、铜、铝等重要矿产已形成了以南美和澳大利亚为主要出口方,以中国、日本和韩国为进口方的贸易格局。

  矿产资源供应保障能力总体向好

  在全球矿产资源供需关系上,矿产品的生产、消费与经济发展密切相关。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近70年,世界经济出现了多次“恢复—回升—发展—衰退”的周期性规律,重要矿产品生产及消费也经历了多次反复,但大多矿产品供需总量基本平衡,并略有富余。由于许多金属具有不可破坏性和可替代性的特点,即可以循环利用或者找到替代品,极大地缓解了对原生矿产的需求,使得全球矿产资源供应保障能力总体向好。

  中国地质科学院全球矿产资源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王安建表示,发达国家的矿产资源消费与经济发展呈现一种“S”形演化轨迹,反映出资源消费与经济发展的一些内在规律性联系,在经济增长的不同阶段,对应“S”形轨迹形成矿产资源消费的起飞点、转折点、零增长点。

  具体来说,矿产资源消费的起飞点。不论是能源还是其他大宗矿产资源,人均资源消费的起飞点均集中于人均GDP2500~3000美元,它代表了一个国家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变,矿产资源开始加速消费。矿产资源消费转折点,即人均矿产资源消费增速由大到小的转折点,由于不同资源的性质及用途不同,这一转变点的位置也不同,分别对应于经济结构的重大转型期。钢、水泥属结构性材料,其转折点集中于人均GDP6000~7000美元时,对应于社会基础设施建设的高峰期;人均能源消费的转折点集中于人均GDP1万~1.2万美元,对应于经济结构发生重大转型的开始。之后人均能源需求增速开始下降。矿产资源消费零增长点。从国际上看,钢、水泥人均消费的零增长点集中于人均GDP1万~1.2万美元时期;人均能源消费零增长点出现在人均GDP2万~2.2万美元时,它标志着后工业化阶段的开始。

  而发展中国家出于经济发展需要,资源开发意愿不断增强。因此,在不同目的与背景的驱动下,当前全球矿产资源供应格局步入了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并重的时代,只不过由于矿业在各国经济中的地位不同,导致各国矿业发展的模式与轨迹会有差异性的变化。

  主要矿产品消费仍处于高位态势

  目前,已经完成工业化的国家仍是当今世界矿产资源消费需求的主体,但消费量占全球的比重呈下降趋势,而发展中国家随着工业化进程加快,资源需求总规模持续增长,占全球的比重越来越大,尤其是中国、印度等人口大国,正在迅速成为世界矿产品需求增量的主要聚集区,使得全球矿产资源消费重心“东移”迹象明显。

  我国是全球能源与矿产资源第一消费大国,主要矿产品的消费依然处于高位态势,特别是石油、铁矿石、铜等大宗矿产,进口资源占消费的比例超过了50%。除稀土、钨、钼等少数传统优势矿产之外,我国主要矿产资源几乎都存在全面对外依存现象,形势依然严峻。统计数据显示,煤炭约占我国能源消费总量的66%,石油消费占比17.1%,天然气、水电、核电及风电等低碳与非化石能源约占总量的16.9%。我国以化石燃料为主,这种能源结构并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其中石油是我国能源问题的核心,也成为我国能源供需中的“结症”,供需缺口会越来越大。

  王安建介绍,我国进入工业化中期转型调整期,重要大宗矿产资源需求还在缓慢增长,在经济新常态下,我国资源需求增速将全面回落,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世界资源需求明显减缓,但是消费大国地位难以改变,2020年前后我国主要矿产需求将陆续达到峰值,并将在2025年前后陆续达到顶点。目前,尽管资源需求增速放缓,但是资源需求仍将处于高位运行,资源需求总量仍然巨大。特别是受国际环境影响,我国主要矿产品产供销与矿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继续回落,下行趋势明显,有的甚至进入负增长态势。

  从我国目前经济发展阶段看,除钢铁消费基本处于峰值期外,其他大宗矿产资源需求无论总量、人均量还是会缓慢上升,只不过是增速有所放缓,正处于增速减缓期,出现了短时期供过于求的局面。由于我国正在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和优化,其他行业对矿产品的需求不可能短时间内大幅上升,加之对资源开发的环保要求越来越高,以及开发成本的上升,矿业将成为高门槛行业,新常态下面临严峻挑战。因此,矿业发展要主动适应新常态,一靠改革,二靠创新,在转方式、调结构中,要用现代技术装备改造传统矿业,促进矿业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

网友评论

共有0条评论
马上注册